戏茶

就是凯源狗_(:3 」∠ )_And土霸村花是我唯一接受的三次元。看我,你在,害怕,什么。

听谁说过(慢热温柔的文,适合安静地舔)

——圈地自萌,不喜勿戳,

chapter 2

       王俊凯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

        准确来说也不是不对劲,就是最近干什么总会想到自己的队友,而那个人不是千玺。八中19班在阳光的照耀下安静地呼吸,王俊凯看看黑板,低头记下一个弦长公式,又支起胳膊看向窗外。

        教学楼前的树的高度超过了他所在教室的窗户,日光透过枝叶映射进来,在脚下形成块状的光斑。王俊凯恍惚地想起他们拍BBK的时候阳光也是这么好,烈日下王源儿的笑甜的像即将被融化的冰激凌。他和他猫在铁架子下逃避阳光,王源犯起二来非要拿地上的器材当枪使,他把他拉到身前咬耳朵,像小时候一样,提醒他别傻,最后自己却被萌到了,笑得虎牙着凉一脸傻气。

        啧,又是王源。嘿烦哎。

        所以我果然还是有点不对劲吧。

        “……那就叫……王俊凯来回答一下。”数学老师温和地看着他,但肯定是发现他在走神了。王俊凯瞅了瞅题目,磨蹭两下,“√(1+X²)×√(X1+X2)²-4X1X2,所以带入……”回答完了以后坐下,同桌转头看看他,在纸上写:你没事吧?

        “没事。”他有气无力地答道。

        才怪,我要说有事你肯定要问我什么事,然后我是该告诉你我现在做什么都能想到自家队友呢,还是该跟你说昨天吃冰激凌的时候忽然想起王源在节目里犯蠢说自己像冰激凌结果我昨儿一下午吃了三盒冰激凌这样的蠢事?好笑。

        王俊凯就这样软软地趴在桌子上,眼睛一眨一眨的,羽睫太长,遮住了满腔心事。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略为无奈的看了看他,决定还是放他一马。毕竟还有艺人的身份,这样的年纪也不容易,当然最重要的,这孩子成绩好啊。

        所以直到下课王俊凯都在神游,思绪被吹在脸上的微风拉扯了好远。他又想到那天广告拍完后大家收场子,王源从远处走来,手上还搬着把椅子,他当时是有那么一瞬间竟想把他手上的椅子抽走,然后……没有然后。他只记得自己也从旁人手中接了把椅子顶在头上,和王源一起走,看他被阳光映下的轮廓,和脸上细小的金色的绒毛。

        和“王源”一起走。

        事实上王俊凯并不像很多粉丝所想的那样大大咧咧,他甚至称得上心思细腻。处女座对于身边人的划分总是非常明确,但一旦到了王源,王俊凯那条本应明确的界限就自动模糊起来。他在翻B站的时候发现弹幕里总有些阿姨们鬼哭狼嚎着“没有安全距离啊啊啊”什么的,他有很认真的思考过,王源和他确实是没有安全距离的,毕竟他们那么要好,王源儿是除了父母外离他最近的人,这是在心里的排位。

        至于具体的定义呢?

        这个时候他才惊恐的发现,自己可以给千玺,给志宏他们定义为“好友”,给子鱼和平日的几个玩伴定义为“朋友”,却没有词汇可以定义王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王俊凯作为一个合格的理科生,词汇量实在少的可怜,记得初一的时候老师让写《我的好朋友》,他想着和王源第一次见面,写道“当时他一个人默默无闻地站在角落里,笑得天衣无缝地过来和我握手”,结果是语文老师绿着脸叫他回去重写了一遍。

        所以王大队长对于小王成员的定位一直无法明晰,恋人?扯太远了;朋友?不够贴切。王俊凯几乎崩溃地甩甩头,他找不到,这能怪他么。

        可是对于会出现这种情况,他却又仿佛早有所感,心安理得地就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对的,王源就是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存在,我喜欢黏在他身上,喜欢欺负他,这有什么不对?

        没有。

        是谁说过,处女座对待感情的犹豫不决程度位居十二星榜首。

(——是我说的嘿嘿嘿( •̀∀•́ )~)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