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茶

就是凯源狗_(:3 」∠ )_And土霸村花是我唯一接受的三次元。看我,你在,害怕,什么。

听谁说过

(接上章)
chapter 6(下)

——我看到一朵花,走在前面的你像心有灵犀。

——暧昧无声。

「摄影师王俊凯」。

王源觉得这个称号很实在。

电子屏幕上跳出的第一帧照片拍得实在是太美了,颜色鲜妍饱满,比例纤秾合度,角度也是棒棒哒,一股大自然的清新气息扑面而来。

……好吧,其实就是一朵花而已。

他还记得前不久去韩国的那一趟。人的大脑是种很神奇的东西,每一段记忆所对应的位置往往和周围的神经控制区相关联。就像他每次在想起韩国的同时,总觉得还能感受到闭眼时眼皮上滚烫的烈日,能闻到被阳光晒过的被单上面干净的香味。

也能记得起一朵花的模样。

那时他看路边的叶子被晒得油亮,绿绿的一大片上簇顶着纤薄透红的花朵,漂亮的很,下意识地就拍了张照。结果他都走到前面了,王俊凯忽然返身往回跑。他站定回头想看看他要做什么,却发现他径直走到他拍的那朵月季前面拿出手机也喀了一张。

王源有点莫名其妙,转过身继续往前走,嘴角却翘起一点弧度——

我看到一朵花,走在前面的你像心有灵犀。

这样子不动声色的美好,就发生在白色的日光下。

不过当时再怎么有点暗戳戳的小心思过了这么久也被遗忘得差不多,所以当屏幕上闪现出那朵艳红的花时王源的脑袋在第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千玺坐在他旁边疑惑地捅捅他的腰才回过神来——

啊,真是,非常,非常意外。

所以那张照片一直在他的手机里吗?以王俊凯不赶通告的时候每天晚上都要强迫性清理一遍内存卡的尿性,居然还没有被删掉。想不通为什么。

想不通的王源此刻低着头笑得像个撞上了死耗子的瞎猫。

“想和你一起看的风景”?

嗤。

怪不得王俊凯听到他说送风景摄影集的理由时一脸狂霸拽的不耐烦,还讲什么“”等会儿我生日会的时候后台的屏幕记得看着”,哦原来在这儿等着呢,第一张就放的这个是要闹哪样叻。

……并没有什么好开心的不是吗?O_o


当天生日会嗨得很,结束以后零零总总许多事加上清场已经很晚了,千玺打过招呼9点回的北京。剩俩姓王的回程路上塞车里一合计,直接回公司吧,反正也不是没房间╮(╯▽╰)╭。

所以当有房间的王俊凯腰杆儿挺得笔直地杵在自己房门口叫嚣着没带钥匙床单没洗地板太脏屋里空气不清新以及灯光不够亮的时候,任娇娇是真心没接住。

王源已经进屋里休息去了,眼看现下要冷场,黄锐自认机智地上了。他肩上扛着自个儿的破摄像机开始进行救场工作:“小凯啊,钥匙在任姐身上,你床单是这星期四才洗的,讲真的你那脾气全公司就你房间最干净了,”见王俊凯面无表情地盯着他,黄锐更来劲了:“真的我亲眼看到的,不信你问主页去。”

主页君一直觉得黄锐很傻很天真,从某方面来说跟王源儿身上有点相似的特质,今天才发现不是这样的,人家还有一项人王源都不会的特殊技能——
作死。

还是悄无声息瞅准一个坑拖着大家一块儿跳的花,式,作,大,死。

在整条走廊上的人秒变沉默的金子时,当事人——集聚了所有目光的某·高中生·找茬儿·队长,在众目睽睽之下掀了掀嘴角——

“嗤。”

然后大伙儿精神抖擞目光崇敬地看着他一只手摸上门把,“嘎”地一声推开了门。

“还愣着干嘛,都不睡觉了?任姐我记得明天下午有课,具体时间你到时候再跟我讲一下谢谢。”

“……”呵呵你还谢谢还真是受宠若惊啊。任娇娇告诉自己要习惯,要习惯,面瘫着脸拽拽黄锐几个人,应了一声就下楼了。

……

你以为王俊凯真的表里如一地放弃了他那点小想法了吗?

~矮油~你这么天真我都不好意思调戏你了╮(╯▽╰)╭~~~[捧大脸.jpg]

晚十一点,王源正窝在浴缸里面看韩剧的时候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他们公司房间的浴室门上玻璃是半透明的,他透过小间的玻璃门看见外边浴室门的玻璃窗上隐隐约约印着一个黑影,像是有人靠在门外。

大半夜的,怪吓人的。

于是王源淡定地垂下眼睛,继续看韩剧。

……

“啊啊烦死了你知道我在外面吧!”门被一只脚粗暴地踢开,进来的人裹着一身不耐烦,王源判断得出他暴躁情绪下的真实想法,但如果可能他更希望自己永远也不要知道。

“就像是人长了眼睛就要往前看一个道理,门上面长了门把就是让你用手把它拧开的。”

感觉到来人周身更加肆虐的低压,王源怂了,努力地往浴缸深处缩了缩——

“过生日呢,生什么气?”打死也不提半个字有关围巾的事情。

“……”

阴沉地瞥了他一眼,王俊凯忽然发现,因为长时间窝在浴缸里而凝结在王源发梢上的水汽慢慢的,在热气作用下汇聚成了露珠,顺着他黑亮的鬓角蜿蜒划下,路过锁骨时留下几条晶莹的痕迹。

本来白皙的皮肤也被熏蒸得透着层粉。咬起来估计口感不错。

……那……至于礼物什么的……算了我心很大那点小事就不跟他计较了。

王俊凯心不在焉,略微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双眼。

“哎,说你呢,大晚上跑我浴室来是要撒尿还是要洗澡啊?你那没水啊?”

“……无聊。”

“嗯我看出来了,你,诶!!!”

王源目瞪口呆地看见王俊凯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对准他半躺在浴缸里的样子拍了张照片,然后几乎失语地看着他走了过来,还伸出猫爪子摸了摸自己的……锁骨?

“蛮白的。”某罪魁祸首歪着脑袋一脸天真地瞅着他。

……天真你妹哟,王源蛋都快碎了,原本有的那么一点点愧疚之心算是消失得一干二净。捞过毛巾,“啪”地一下扔在对面的人脸上:“赶紧出去!我滴郭耶你要实在无聊就去骚扰胖虎好吧,我洗完擦擦就要上来叻。”

“又没什么好看的,还非得赶人出去”,王俊凯妥协了,一边转身向门边走一边嘴里还在叽叽歪歪,“又不是小姑娘……”

扔出去的洗面奶撞在了及时关上的门板上,“咚”的一声,世界清净。

一直坐着的人眨巴眨巴眼睛,感受到胸膛中剧烈的心跳,咬了咬嘴角。

好像太安静了,他觉得四周太闷,有点呼吸不过来。

人啊,一旦起了贪心,就会变得难以止息。

然而暗恋这种感情,有多少是可能换取回报的呢。

……

摸着诱惑力貌似满点(?)的锁骨自我忧伤了一会儿,王源从浴缸中站起,拎着毛巾胡乱擦了一把,套上衣服走出了浴室。

浴室门在身后关上的一瞬间,他眼疾手快地抓住了把手——

本着“老王蛇精病发作前后一定会有新惊喜”的原则,王源十分犹豫是否应该转身回去再擦一会头发再出来,然而情感喧嚣着“不能怂!早晚要面对的小鬼你还在犹豫什么?!”终于压倒了理智作为弱受的声音,他放下手,向前走了两步,眼睛下意识地巡视着——

书桌——很好书的位置都没变过;手机——以原来的姿势继续安分地躺在平板肚子上挺尸;沙发——很乱不过这样王俊凯都没整理看来真只是无聊过来闹闹;床——被子干干净净的呆在床上窝成一团。

……

……

等下,刚刚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老子床上那一坨莫名其妙的拱起是怎么回事啦!呔~里面那个混账敢不敢把你的头伸出来啊你以为你把你自己藏在被子里面我就不知道有人混进我房间了吗?!呵呵平时的高贵冷艳呢一脸的狂拽酷炫呢!你还缩就您那体积再缩也是绝对不能忽视的存在啊!!感觉王俊凯今天出门又忘带智商了的王源此时满脸血地在心中咆哮,你多大人啊了你说平常挺俊一小伙顶多有点中二吧那也还算是正常的,这种“我不管我就是要缩起来对对对你就是看不见我哼我已经隐身了你还能怎么地”的行为是要干啥?

你是在卖萌吗?!!!快次药!!宝宝不能接受这么崩坏的设定啊摔!

伸手抹了把脸,王源在自觉可能不会再爱了之前走到床边拍了拍该不明生物的后背,用最大限度的耐心跟那坨生物(?)进行沟通——

“十二点了大哥~快回去睡觉咯。”

“我很困诶,你这两天忙得要死都不困的吗?赶紧下来啦。”

“……”

“要是因为礼物的事的话明年你要什么提前跟我说一声好不好?”

“……不是那个。”被误解了无法继续装死人的王俊凯翻了个身,拉下被子露出他英俊的狗头,有些困倦地眯了眯眼,半晌才不情不愿地道:“不是那个,我想和你睡。”

……王源霎时间肢体都有些僵硬,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他的请求。出于某种私心,他是真的想要拒绝的,可是看着他那张满是倦意的脸他又无论如何都狠不下心来——

归根结底,同宿一张床这样的事情,在记忆里好像已经十分的遥远,那是只有两小无猜的童年里才有的事情。

而现在看起来他竟是和他一样怀念。

“?”不行吗?

“……不行有效吗?”

“呵呵当然无效。”王俊凯满意地勾了勾嘴角,把身子挪到左边,伸出右手豪气地拍了拍床上的空位,“大王叫我来巡山,我叫大王陪困告~”

“困告你妹,原来阿Q才是你的真爱啊替你语文老师跟你说谢谢啊。”王源裹好被子撇着嘴回道,同时下意识地往右边挪了挪。

王俊凯没动,横起一条胳膊遮住眼睛,嘴里小流氓似的说:“不啊怎么会是阿Q呢,我真爱不是你吗源源儿?”

“儿”化音随着关灯的一瞬间黑暗变得模糊,王源抿了一下嘴唇,驴唇不对马嘴地来了一句:“睡觉吧。”

“……呼噜。”

无奈地笑笑,王源闭上眼睛,安静地等待睡意的来临。

当周围的一切变得朦朦胧胧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一条温热的手臂搭了上来,旁边的人把自己之前挪开的距离再一次填满,确定了自己没有任何异动之后,搂着的手臂又紧了紧。

终于可以踏实睡了,呼。


在这样光线幽暗的环境里,整个室内的空气好像都是静止的。

流动的只有少年暧昧的心思。

—TBC—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