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茶

就是凯源狗_(:3 」∠ )_And土霸村花是我唯一接受的三次元。看我,你在,害怕,什么。

未见殊途(新坑,大型犬校霸×心机婊的故事(呵呵))

说白了它是一个【八南】的产物。
之前私下码了一点……好吧我又手贱开新坑。
这是很久以前就想写的一个梗,终于生出来了以后却发现它差不多成了一个长篇(心塞)。And这其实不是像它的简介一样傻白甜的文啦,作者脑洞比较大,到后期应该(?)会有神展开。
⭐ 注意这是校霸凯×心机源,对校霸源有执念或者反感粗暴文风or心机(……)的请速速离去。可喷可收藏可以调戏,但是千万别打作者_(•̀ω•́ 」∠)_~~

皮埃斯:因为是学生党so不定期更新——可能几月一更也可能一天双更……这就看存货了(*¯﹀¯*),建议养肥了看。







chapter .1

盛夏。

眼皮上滚烫的烈日仍然兢兢业业地蹲守在原地发光发热,八中门口的叶子被太阳晒得蔫蔫地打卷儿,但在这种是个人都想躲进冷饮店的季节,山城的校园里却保持了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的盛况。

今天新生入学。



王源走进学校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穿越了。

他们一米八的傅准、笑眯眯的李小胖、往那一站就各种高贵冷艳的女神琉佳,全搁校警卫室旁边的墙根上杵着,以一字排开的阵型。

好嘛全员到齐,王源抬起头,眯缝着眼睛瞅了瞅校门口的红字招牌,八中没错。

……老子以为在南开。

镇静地朝对面那伙人点头致意,就看到琉佳和旁边的人说了几句,然后大步走过来。

然后依然冷艳又高贵地……给了他一个熊抱。

“源宝贝儿~是不是很惊喜?姐姐让他们都不告诉你上的高中就是为了给你一个surprise,现在在陌生的环境突然看到我们有没有很感动?^W^”

……虽然早就有预感了,不过你这种永不停息的作死精神还真是怨不得没人敢追你。王源边想边毫无诚意地说道:“感动死了。对了你们都在八中啊?当初中考那会儿我废了老鼻子劲儿才考进来……行了你们都是学霸,呃,我们在不在一个班?”

“想得美。”傅准走到他身边站定,干干净净的斯文样儿,“我们早来了半个小时就为了守株待你,名单早看过了只有李冀跟你一个班,具体在哪儿倒不清楚。”

少年懵了:“不要啊傅神你不在我抄谁的作业啊?让李冀跟你换换好不好?”

“不好!圆子你竟然不爱你胖锅了!只是一个暑假而已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亏我死缠烂打让老头把我送进来,你竟然这么嫌弃我!(扭扭~)。”

……恶寒,搞得就好像你们不是来上学的,只是为了跟我在一起一样呵呵。“好吧招生栏在哪,我去看下是几班,说不定有以前认识的人呢。”



于是一群人横冲直撞地找到招生信息栏。

——四个人一字排开,看着还蛮有范的。

不去理会周围走过的人投来的异样目光,琉佳一手勾着王源的脖子,用另一只指甲上涂满蔻丹的白嫩小手在塑料板上比划,“看到没,高一(19)班,你的班级——哟才46个人,初中那会儿人要多多了。”

“废话,现在是高中啊。”

“也是……哎呀不是吧——”

黑发少年循声望去,琉佳指了指高一(19)班那一竖列中的某个名字,一脸夸张地叫道:“没搞错吧?李冀来!你看是谁!是不是那个王俊凯?!”

李冀颠颠地跑过来,定睛一看后倒抽了一口气:“我的妈真是。”

王源有点搞不清楚状况,抬头瞅了一眼傅准。他用余光扫了一下名单,淡定地说:“跟你一个班的有个人叫王俊凯,成绩挺好,作风……挺不好。”

——于是“作风挺不好”是什么鬼,王源蛋疼地听李冀苦口婆心地跟他说了半天“那个王俊凯啊”“就是那个小半学期没上课天天打架还看年级前十的王俊凯啊”“……”总结来说就是颜好成绩好还附赠高中生无法抵挡的热血中二属性的腿长任性系列男神,等到滔滔不绝的教(洗)育(脑)终于结束,小胖砸一脸严肃地问他:“听到了没?”

“听到了。可是,嗯……”“嗯?”

“关我什么事啊?”王源眨巴眨巴他水灵灵的杏眼,诚恳地问道。

…………我竟无力反驳。小胖砸捂着受伤的膝盖去找傅准嘤嘤嘤,琉佳拍拍他的肩膀,揽过王源继续向前走:“讲的对,那个王俊凯怎么样又不关你事,走走走我们找地方玩会儿再吃午饭。”



端端正正地被方正楷体打印在白纸上的三个字就这样与他擦肩而过。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明天,我们永远无法猜测身边的那个人在这一秒是否与上一秒完全相同——有时候变的是心境,有时变的是命运。

就像16岁的王源,初入校园看见的第一个名字是王俊凯,而无人知晓这三个字映入眼帘时黑发少年心底的颤动。

——如同蝴蝶破茧。有什么东西要复苏,心湖里一圈一圈漾开的涟漪。

相交线。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