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茶

就是凯源狗_(:3 」∠ )_And土霸村花是我唯一接受的三次元。看我,你在,害怕,什么。

未见殊途(一个大型犬校霸与心机婊的故事[呵呵])

chapter.2.

一个星期了,他还没有来。

这个逼装的忒好,有点好奇了肿么破~o(* ̄▽ ̄*)o

王源支起左胳膊撑着脑袋,百无聊赖地盯着教室里唯一的空位看,眼神直愣愣的,仿佛能从空气里看出朵花来。

“中午回去撸一把呗王源?”旁边的同学经过时这样说。        【注:“撸啊撸”——英雄联盟】

啊是的,以少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体质,在开学短短一星期内就和周围的人打成了一片,并且初中的外号一直延续了下来——(19)班吉祥物。

“不了我在教室睡会儿,困,你们先回去吧”,想了想他又说:“晚上回去撸吧,陈老师晚自习看班呢我记得。”

“行,中午饭我帮你带吧。”

“好哒~_(•̀ω•́ 」∠)_”

和人告别后王源就趴在了桌子上,白色卫衣边缘的绒毛沿着他双臂打开的曲线一路伸展,随着呼吸轻轻颤动。

这时候教室里已经没人了,安静的午后只剩他一人独享阳光。

闭着眼睛的话,趴一会儿就有些睡意了。风拂过脸颊的感觉很舒服,懒洋洋的,像不能被打扰的美梦。

但这一场梦终归是要醒。



如同生物雷达的,王源身上的汗毛一根根立起,脸庞两侧无声苏醒的鸡皮疙瘩敏感地将紧张的情绪传入心底。

有人来了。

而且不是一般人。

少年小动物一样的本能及时提醒了他陌生人的存在,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并没有抬起头。

王俊凯一进教室就讶异地挑了挑眉——他本来以为这个时间段教室里不会有人的,但很显然,有人超出了他的意料。

放下书包,准备坐下的时候突然改变了主意,棕发青年走到王源的桌子旁边,站定以后饶有兴趣地盯着他瞧。

被背后灼热的视线盯得发毛,黑发少年的眼睫在不断地抖动,还死撑着不睁眼的样子十分有趣。纯白的卫衣看上去很柔软,透红的耳廓下泛粉的白皙肌肤在黑亮的碎发映衬下对比度简直来得触目惊心——

青年的眼神猛地沉了沉。

仿佛漫不经心地开口,棕发男生的声线低沉悦耳地像人鱼宫中的大提琴:“喂,别装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王源:“……”

啧。“我一周没回来现在学校的小鬼胆子都这么大?”

王源:“……”

仿佛终于想起这是高一的新生才开学不认识他很正常认识才是怪事,王俊凯不耐烦地咂了咂舌:“小东西。”说着伸手在少年白嫩的脸上掐了一把,然后转身走人了。

——然后转身走人了。

转身走人了。

身走人了。

走人了。

人了。

了。


…………莫名其妙跑过来然后莫名其妙离开您还真是一如       传       言        中的任性呐王先生!王源沉默地斯巴达了,还有你掐我脸干嘛?劳资脸很贵的知道吧出去买东西直接刷脸的知道吧你捏完还不讲一下触感如何不赶紧跪下谢恩居然还走掉了?!!呵呵“小东西”又是什么鬼,我可是听说你只比我大一岁呢呸。诶你不会以为光凭那几句话声音不错就能收买我了吧?别痴心妄想了回家洗洗睡吧孩子,没理你没发现啊?不想理你哦,才不是因为紧张哦!我看这样子大家也不用做朋友了,世界再见吧你如果下次再来找我你觉得我还会理你吗?

………………

好像会。

………………

要死,他的嗓子真的好好听。

王源抬起头,之前因为装睡而弄乱的头发乱七八糟地翘着,眯着一只单一只双的眼睛,少年皱了皱鼻子——

还挺萌的。

他面无表情地走到教室前面看了眼课表——没有回头去找刚刚那个万恶的捏脸魔(。)的座位在哪——动动脚趾头都能想到,除了那个被全年级吹得狂拽酷霸叼炸天都不像个凡人的王俊凯还能有谁。

还能有谁那么讨人厌。。。

看来是有什么事前一周才没来上课……王源一脸复杂地想,但是关老子什么事儿呢,这种油然而生的欣慰感是为了什么。


真是令人蛋疼。



仿佛是为了验证他的猜想,接下来的几周内王俊凯每天都有按时到校上课,除了午休和晚自习的时间照样会神隐以外,居然看上去作息规律得就像好学生(。)一样呢。

注意只是“像”好学生而已。王源不止一次地想知道棕发青年午休和晚自习这两个谜一样的时间段里干了些什么,但向来秉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处世观的少年还是忍住了一时的冲动。

毕竟那个男人看上去很不好惹,而黑发少年恰巧就是那种从小到大扔人群里唯一突出的的就剩情商的类型,眼色看得十分漂亮——

不过也有很多人说他长得很漂亮就是了,只是这类话在王源的脑子里向来像阵风一样不留痕迹,盘旋一阵估计也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吧,大概。

在来到重庆八中的第四个星期,新生们终于迎来了一个堪称爆炸性的消息。

只是这个消息不怎么见得会让他们如何欣喜而已。

当高一(19)班的英语老师李雯踩着她那双十厘米的高跟鞋,挎着蓝狐毛缀边的包包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教室的时候,王源是发自真心的担心她会不会摔跤(……),以及会不会被以[仇富]为终身大任的阶级敌人拧断脖子(。),虽然这个老师很照顾他,呃,怎么说呢,差不多在那个年龄段的雌性貌似总是对他有种别样的疼爱?

只见Miss.李霸气地往讲台上一杵,像往常一样让大家翻来课本,然后她垂着眼皮子淡定地说了一句:“下周摸底考试——”

然后在台下众人的神情从懵逼到反应过来瞬变苦大仇深脸再到哀嚎声此起彼伏的充满整个屋子的过程中,王源清晰的看见Miss.李漂亮的脸蛋上勾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麻麻救我QAQ这个世界好可怕。

在少年像只兔子似的一刻不得安生的时候,坐在他斜后方的棕发学生会副主席一如既往地用左手半撑着头闭目养神,听到了要考试的消息也没多大反应——

毕竟人家是从高二下来的嘛,而且也许学生会里能更早的获取这一类的消息也不一定。

仿佛是嫌周围太吵,青年抬起头,半眯着眼睛在教室里扫视,扫视到一半的时候琥珀色的瞳仁突然凝固住了——

啊又是那个黑色头发的小鬼。

虽然周围人都是黑色的头发黄色的皮肤,但可能是因为他肤色要更白一点,发色和眼睛就显得格外的深黑。

…………看到他那副什么都不知道还一天到晚乐呵呵傻白甜的样儿就来气。

——拥有深棕发色的男生一边嫌弃地想着那个叫王源的新生一边看人家看得聚精会神(……)。

========================

午休的时候王源去给英语老师送作业。

因为上午总有些没写完作业的人嚎叫着“请再给五分钟!”五分钟五分钟着一上午就过去了,结果最后一节课Miss.李“龙颜”大怒,点名课代表必须收齐送过去。

…………所以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走到办公室前的花坛时,少年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

与此同时,站在花坛前的青年正好转过头。

…………喜闻乐见。

俩人傻愣愣地互瞪了半天,王源放下作业本,同时脑子里飞速蹦过一系列诸如“什么居然是你”“好巧啊你是来看花么真有闲心哦不闲情”“哎哟你怎么没午睡”“哦天哪原来你每天中午都来这儿了么”等无数清奇的对话打开方式,最后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你在这儿啊。”

说完王源就后悔的恨不得从地上找条缝钻进去——妈的人家就站在这儿你说这个是想感叹些什么?这是疑问句啊还是陈述句啊还是迫不及待地要显示你有多蠢啊?

orz不想管了。被一个好奇了很久的并且被全校说成传奇的搞得自己也有点小崇拜的人看傻逼似的看着自己的感觉你不懂,总之此时此刻,王源觉得,自己就活该他妈呵呵自己一脸。

“这是三栋。”某个沉默够了的男人终于开了金口,还十分难得的给了谈话对象一个台阶下,“你要送英语作业的话是二栋。”

…………少爷我就路痴我高兴你他妈不给啊,而且你虽然是指路但绝对有“你在这里很煞风景赶紧滚蛋”的嫌疑吧。

“我就,”少年开口道:“路过啊。”

谁知道棕色头发的青年很执着:“你走错了,在前一栋楼。”说着还往前走了两步。

“哦,我是高一的。”王源认真地点点头,思绪不知道为何变得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随意地抬手指了指:“前一栋楼是吧,我这就——”

接下来的话他“又”说不出来了,因为王俊凯面无表情地,无比淡定地抓住了他举起来的手腕。

那五根手指修长有力,牢牢地“铐”在他的手腕上,携带的热度在乍起的秋风中显得特别鲜明。

王源:“…………我能不能问问这是要干嘛。”

王俊凯没有回答,只是一只手抓着黑发少年的手腕,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用单手轻而易举地将少年跳舞似的抡了一百八十度——

妈的比我高了不起啊,王源不满地瘪了瘪嘴,然后就看见青年抓着他还保持着指路姿势的手,往另一个方向比划了一下:“这边走更近一点。”

接着就像他曾经无比自然地抓住少年的手腕一样,无比自然地放开了他。

呵呵哒。

多么特别的指路方式。

王源僵着脸,行尸走肉般地搬起书本往英语组的楼走,没走两步就听见青年低沉的声线,缠绵着秋风带来些凛冽的质感:“我平时中午不在这儿,在天台。”

王源脚步一顿,正有些疑惑着想转过脸,就听见身后的人不耐烦的嗓音:“你想什么全写脸上了啊傻子,还不走留个背影给老子卖萌吗?赶紧滚蛋。指望我帮你拿作业啊。”

…………并没有指望你帮我拿作业。黑发少年有些无谓的撇了撇嘴角,抬脚就往前方走去。这一次脚步坚定,没有回头。

棕发男生立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离开的方向,一直到背影消失在转弯处,才收回了目光。






—TBC—

评论

热度(6)